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空军招飞网 >> >> 特色教育 >> 正文内容

少年的天空

引子

请牢记我们的历史,因为我们总会在现实里与她不期而遇。她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看清自己;她是一盏明灯,指引我们向前行。

 

 

东北四月,仍是早春时节,这个季节,万物待发,是最值得期待的季节。由于分管战区空军招飞工作,我有机会来到东北的两所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在悉心倾听这些十五、六岁,学习成绩好,身体挺拔俊俏的小伙子们讲述自己故事的时候,不禁让我想起东北老航校的尘封往事。就在70前,人民空军的摇篮“东北老航校”就建在这片黑色的土地上,她哺育着人民空军从少年走向壮年。

 

 一、少年气魄

小兴安岭东麓地势渐渐平缓,黑龙江和松花江、乌苏里江在此汇合,冲积形成了广袤肥沃的三江平原。在三江平原的北端,小兴安岭、黑龙江和松花江一山两江围成一个一万五千平方公里的巨大三角形,这就是东北名城鹤岗。在这片神奇而古老的黑土地上流传着辽金文化、完颜氏家族、女真人的故事,印刻着十万官兵、百万知青开垦北大荒的足迹。滔滔江水在黑龙江峡谷里奔腾激荡,苇场湿地中仙鹤傲立、百鸟成群。相传在远古时期,上界有一群仙鹤,看中了这块山青水秀的地方,于是飞落山岗,在此栖息繁衍,鹤岗因此而得名。这片肥沃的黑土与这个美丽的传说注定了这座城市要与创业和飞翔产生某种联系。

在鹤岗市第一中学主教学楼601教室里,29名十五、六岁的少年腰杆笔直地端坐在课桌前,虽然圆润紧绷的脸庞还有些许稚气,但嘴唇上隐约冒出的胡须已显露出男子汉的坚毅,他们的目光炯炯有神,透着少年特有的清澈与明亮,更让人惊奇的是他们当中没有一人带近视眼镜——这在当今课业繁重的省重点高中里绝无仅有。他们统一穿着天蓝色迷彩夹克套装,明快的色调结合运动元素的设计给人以青春、时尚的感觉,胸前的圆形徽标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雏鹰,鹰的胸前有一个刻着“八一”的五角星,徽标的外圆上写着九个字“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

东北生长着一种植物叫红松,在极寒的天气下,威严而立、挺拔苍劲,它就像我们中华民族一样,走过刀耕火种的历史,走过风雨变幻的岁月,坚韧不拔、奋发向上,深扎沃土、荫泽万物,无私奉献,气宇轩昂。

此时,在教室里一班长盛海峰带领着陈聪、刘闯、刘一民、孙浩楠、王世辰五个人军姿挺拔地站在讲台前,“我们一班向三班发起挑战,在下一次学年普考中,我们的整体成绩要超过你们”这番豪情满怀的挑战宣言,拉开了当天主题班会的序幕!为激发学习热情,学员队队长刘东海又一次在班级内组织起挑战赛,学员们以班或个人名义向队友们发起挑战,看他们一个个剑拔弩张的架势,已俨然有了军人的气魄!此时,所有学员的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好好学习,提高成绩,强健体魄,三年后考上空军飞行学员。

盛海峰和他的同学们是幸运的。20158,他们通过层层筛选、考核成为了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鹤岗分校的第一批学员。这是空军党委贯彻落实习主席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指示,运用军民融合的理念,首次在全国范围内开办青少年航空学校,采取了在生源质量高的地市设立分校,依托国民教育体系在省级示范高中办班的模式。鹤岗一中是黑龙江省唯一一所分校,这个班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个班。与以往参加招飞的考生相比,盛海峰们迈向飞行梦想的脚步却提前了三年,质效的提升不言而喻。

此时,参加他们主题班会坐在教室后排的我联想起,在距离鹤岗300公里外的东安(今密山),也曾有一群少年对飞行充满了热切的向往,只不过他们面临的环境与盛海峰们大不相同。

194612,在东安县城一个被日本人废弃的兵营里,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即东北老航校)飞行班的学员们正在上课。他们刚刚从三百公里外的牡丹江迁移到这里,为了实现尽快飞上天的目标,学员们抓紧一切时间学习航空理论,甚至没有时间整修一下那破旧的房屋。他们穿着五花八门,来路不同的各色军装——有延安纺车纺的,有老百姓支援的,有缴获敌人的,由于物资匮乏航校没办法给学员们配发统一的军装。19463月航校成立后,国民党向东北大举进攻,形势十分危险,为了躲避国民党的轮番轰炸,航校在一年中搬迁了两次,第一次从通化搬到了牡丹江,第二次又从牡丹江搬到了密山。迁移路上满是道路崎岖的崇山峻岭和积雪覆盖的林海雪原,他们硬是靠着人推火车、马拉飞机才把宝贵的航材设备运到新的校址。经过长途跋涉、胸抱肩扛,学员们的衣服已破烂不堪,来不及打补丁的还露着棉花,仿佛标记着迁移途中那一串串艰难的足迹。

教室里只有一个用汽油桶改成的煤炉能够取暖,温度只能保持在零下18摄氏度。学员们的手冻得像被猫咬了一样,无法写字,双脚也是一会儿就冻麻了,只能靠不断地搓手跺脚取暖。钢笔冻得下不了水,还要不时地揣到怀里焐焐。

最难过的是夜里气温低至零下40多度,奇冷难眠。外面大雪纷飞,北风呼啸,学员宿舍门缝瓦隙间透进斗大的风。不论飞行教员、学员,还是地面机务人员,全都挤在一个破旧榨油房的二楼上睡通铺,晚上生的炉子半夜就熄了,人在被窝里被冻得缩成团,还自噱为“团长”。实在睡不着就爬起来原地跑步,再趁着热乎用被子蒙着头睡觉,第二天早晨,呼出的热气在被头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一个十七岁的小伙子在抗战时负伤造成严重脱肛,上厕所时间长,拖在外面的一截肠子每次都冻得硬梆梆的,回宿舍后肚子要痛老半天,但他就是硬挺着不说——他怕领导知道了不让他飞行。在这样的日子里,大家都是用骨头活着,他们依然斗志昂扬,有人写起了打油诗:长夜风雪吼欲狂,衣单被薄镀银光;冰窝子里论蓝天,当个“团长”入梦乡。

不仅如此,当时国民党飞机一早一晚从长春、沈阳飞到东安空袭航校,一般是上午8点到下午3点以前这段时间进行。学员们一边在地面用航炮反空袭,一边避开敌机空袭时间利用早晚飞行,这样既抓紧训练又减少敌机空袭造成的损失,天亮进场,日出开飞,上午10点到下午3点把飞机推进掩体,3日落再组织一班飞行。这种方法大家叫“打游击”,你来我躲,你走我飞,源自于毛主席的游击战,是古今中外飞行训练史上独有的,也是老航校独创的飞行训练模式,学员们自豪地说:“敌人越想把我们打趴下,我们就越要尽快飞上去,练出来,去揍它!”

人民空军的第一批飞行员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培养出来,他们当中有:李汉、刘玉堤、王海、张积慧、林虎、侯书军、邹炎……这些少年的名字在几十年后被世人敬仰、载入史册。

 

二、照亮梦想

看着教学楼走廊里人民空军空战英雄们的画像,来自齐齐哈尔的小伙子陈聪的思绪又飞上了蓝天上,他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够像他们一样,驾战机,驱强敌,成为空中的一道闪电,而这对他来讲已经不那么遥远了。现在,他的成绩每提高一分,距离当飞行员的梦想就近了一步。再过700天,他将与同学们一起奔赴高考的战场,突破一本分数线,就能够进入空军航空大学学习飞行。而这一切又似乎来的太快,虽然他已经入校学习一年了,可参加航空学校初选那几天的情景,恍若昨天发生的一样。

201548日,当陈聪看着空军的体检医生在自己的体检表上写下“合格”后,情不自禁地蹦了起来,他有力地挥舞着自己的拳头,仿佛此刻他已经会飞了!回到登记处,他双手端着那份沉甸甸的体检表,郑重地交到了沈阳招飞中心李京斌主任手中。对于陈聪来说,命运此刻正在发生重大转变,而对于李主任来说,看到又一名考生初检合格,焦虑的神经也稍稍有所宽慰。在他眼里,每一个有可能进入下一轮筛选的苗子都弥足珍贵,因为今年的招飞工作异常艰难!

说招飞难,原因有二:一是时间短,以往面向高中招飞都是从上一年12月就开始了,而去年面向初中招生是空军机关3月初才定下来,准备时间只有三个星期。二是招飞宣传来不及。这是空军首次面向初中招生,很多学校都不知道青少年航校的情况,更不用说动员学生报名了,仅靠招飞中心二十几名干部完成黑龙江省750所初中的宣传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为了扩大生源,李主任下定了决心:只要这个初中有一个学生能考上重点高中,我们就要去宣传!从320日到419日,招飞中心的招生干部在鹤岗市教育局和鹤岗一中的帮助下,走遍了黑龙江所有县以上中学开展招生宣传。面对紧密的行程、超负荷的工作,招飞科和学校的同志不免有些为难,空军为什么这么着急要办这个航校?

不急不行啊!随着招飞生源逐年减少,抓好飞行人才早期培养已经成了刻不容缓的事,这是早期选苗、定向培养的最佳途径。早在建国初期,为满足飞行员队伍快速补充需要,空军就提出了开展业余航空运动增加后备力量的建议。全国先后建立了70余所航空俱乐部和滑翔学校,学员主要从初中生中招收,经过1-2年的文化学习和滑翔训练,毕业后参加招飞选拔,孕育和培养了一大批堪当重任的高级将领和优秀飞行人才。我军过去和现役的高级飞行将领大多在少年时代就开始学习飞行,现任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和空军司令员马晓天都是在16岁时成为空军航空预备学校学员。据统计,近几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平均为900多万,应届高中男生约400多万,能够达到一本线的约40多万,视力不良率达80%以上,实际空军招飞可供选拔的有效生源十分有限。此外,我国民用飞机飞行人员需求正在逐年大幅度增加,到2013年底,我国获得经营许可证的通用航空企业近200多家,在册机队总数达1650余架,较2012年增长23.2%,并连续5年保持高速增长。这种发展势头已经对军事飞行人才选拔带来较大影响和冲击。

20144月,习主席在检查空军机关时指出“空军是高技术军种,人才密集特点突出,空军要发展好、建设好,一个重要问题是必须大力吸引、培养、保留、使用好各类人才。解决这个问题,要在健全人力资源政策制度上下功夫。要把各类人才成长特点规律和职业发展路径搞清楚,深化空军人力资源政策制度改革。”聆听了主席的指示,空军党委立即着手研究飞行人才早期培养的课题。同样是少年飞行员出身的空军马晓天司令员曾不止一次鲜明地强调,建设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是事关飞行员队伍长远建设发展的大事,飞行员队伍建设不仅仅是几个飞行员的问题,现在出来的飞行员,20年就是师长,过30年就是军长。如果这一批人的素质低了,就会对整个空军建设发展带来很大影响。空军于忠福政委也明确地指示,要利用首批培养过程,加强全程调研,为今后摸索规律,积累经验,完善做法。

在习主席的亲切关怀下,在空军党委的大力推动下,空军青少年航校建设快马加鞭:2014830日,空军机关历经四个月的调研论证,拿出了一份内容详实、论证充分的调研报告,科学地分析了建设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的必要性、可行性;10月,空军党委常委集中审议建设青少年航校的报告,明确了具体办学模式;11月,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建设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航校建设工作正式启动;20152月,国家教育部、公安部、原总政治部联合印发了《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建设实施办法》,军地协同建设航校的相关政策正式出台;20159月,全国16所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正式成立!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空军青少年航校就像母亲腹中的胎儿,在各级精心呵护与滋养下发育生长,待到一朝分娩,呱呱坠地,便迎来一片新的天地,开启了无限希望!

70年前的延安,同样是在党的关怀下,中国人民的航空梦想被领袖高瞻远瞩的思想照亮,我们党依靠自己的力量创办航空事业的光辉篇章,翻开了第一页。

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党中央、毛主席审时度势,根据革命斗争的需要与当时东北的条件,决定立即着手在东北建立一所航空学校,培养航空人才。10月上旬,是第18集团军总参谋部航空组组长常乾坤永远铭记的一段日子,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召见了他,直截了当地说:“你们的愿望快要实现了。中央要你们马上赶到东北去,设法创办一所航空学校,培养一批技术骨干。这是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为的是给将来的人民空军建设培养一批种子,你看怎样?”

我们党要创建自己的空军了!为了这一天常乾坤已经等了整整18年!从1927年被党组织派到苏联学习,到1938年回国在驻疆办事处开办航空理论训练班,再到1940年回到延安筹建第18集团军工程学校,他无时无刻不梦想着能创建我们党自己的空军!看到常乾坤振奋的神情,任弼时同志说:“我很了解你们的心情,长翅膀的人是坐不住的,你们需要广阔的天空。赤手空拳办航校,会有许多料想不到的困难。遇到问题要随时请示东北局和民主联军总部”。刘少奇同志也指出:“这次到东北去创办航校是件大事,是党和中国人民创建航空事业的一个开端。要有坚强的信心和决心,要有不屈不挠、百折不回的勇气和克服困难的精神,一定要把航校办起来,而且要把她办好!”周恩来同志也嘱咐到:“你们是放出去的鹰,遇事要多动脑筋!”

常乾坤静静地听着各位首长的讲话,一个坚定的信念在他内心升腾——一定要尽快办好航校,让人民空军飞起来!

遵照党中央的指示,中央组织部集中从曾经在苏联学习过航空技术的常乾坤、王弼和曾在国民党空军学习过航空技术的魏坚以及从中央党校、中央自然科学院、俄文学校等单位抽调的30名干部去完成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任务。

几天后,先遣骨干们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告别了革命圣地延安,告别了宝塔山,星夜赶赴东北。在此后的日子里,航校创业者们在东北大地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每当遇到困难挫折时,毛主席亲自送他们离开延安时讲的话就会在心里响起“为将来组建空军,我们要在东北筹建一所航校。去东北要走很多路,也是个万里长征。那里生活很艰苦,但英雄有用武之地,艰苦的有意义。”

 

三、精挑细选

1945年底,随着环境相对稳定,人员、物资逐步到位,筹办航校的工作逐步走入正轨,招收学员的事情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招收学员应注重哪些条件?有人提出首先强调文化要高,同时要身体好、年轻、聪明;更多的人则认为应该把政治上的忠诚放在首位,现在要选的飞行学员是将来建设空军的骨干,飞行员飞上天就是飞机的主宰,因此选飞行学员必须是对党绝对忠诚的人,而后才应该考虑文化水平、身体、年龄等条件。由于我军经历了八年抗战,绝大多数官兵都是苦出身的农家孩子,能识字已经算不错了,更别说有更高的文化程度了!同时符合文化水平高、政治清白又年轻、健康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这种情况更引起两种意见激烈的争论。最终,结合当时的情况,航校党委确定了选飞的四个条件:一是出身好,来历清楚,有较高阶级觉悟;二是体检合格;三是年轻;四是有一定文化水平。前提条件是从作战部队选调。

但部队都在前方打仗,到哪儿去招收学员呢?也许是老天爷对航校创业人的眷顾,在这一年10月,罗荣桓司令员刚好奉命率山东军区主力向东北进发。在这滚滚铁流中,有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他们的命运被时代大潮推向一段传奇历程。

抗日军政大学山东分校的一千多名学员,在参加了解放临沂战斗之后,跟着大部队来到了东北。他们趁黑夜穿过敌人的封锁线,走山野绕过敌人的炮楼,194512月下旬,到达通化。抗大山东分校的不期而至,解了航空队的燃眉之急。经报请东北局批准,决定就从这批抗大学员中选飞。

当时航校确定的名额是120人,他们本想“十里挑一”还挑不出来吗?可结果却并非如此。首先进行的是脑体测验:在学员面前的黑板上翻动一本挂历式的写着算术题的题本,如“9×7=?”,每翻一页学员要迅速报出答案,这同时还有两人各执锣鼓站在黑板两侧,左边敲锣你得迅即伸出左手左脚,右边敲鼓伸右手右脚。参加过这次选飞的林虎曾回忆说:“那个时候,检查身体的条件是很简陋的,它没有那些设备啊,就做个转椅,另外挂个黑板,上头是算术,几加几啊、几除几啊,这边一个锣,敲一下锣,你左腿动,敲一下鼓呢,你右腿动,就这样挑。其实我那个时候已经负了伤,检查身体时也没有检查出来,看着我年轻有活力,就叫我飞战斗机。”

脑体测验虽然弄得学员们手忙脚乱,但磕磕碰碰连滚带爬的总算过了关。但身体检查的关就不好过了。史沫特莱曾记录过新四军某部体格检查的情况:“在185名学员中,百分之百有沙眼,百分之二十有疝气,百分之三十有疟疾,百分之二十有骨疡,百分之五十有疥癣,闹肠胃病的人就更多了。没有梅毒病人”这组数据代表了战争年代我军部队的基本状况。

最终选飞小组几经周折挑选了110名学员,成为东北老航校的第一批学员。这些被挑选上的学员接到通知后几乎彻夜未眠,多少年来,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死了我们多少无辜的同胞;抗战胜利后,美制蒋机恣意袭扰,多少老百姓和战友牺牲了,可以说,吃尽了没有空军的苦头,现在要成为飞行员了,心里能不激动?自己的命运就这样与天空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回想起当年老航校第一次选飞的故事,招飞办主任李京斌感叹:虽然现在的条件比当时好上一万倍,但航空事业对飞行员的苛刻要求也在与时俱进,选飞工作始终面临着“千挑万选”的压力。

目前,空军选拔飞行员对思想政治和身体素质的要求是各类军队招生、招兵标准中最高的,而且高考成绩必须在重点本科录取线以上。在当今的初、高中学生中,繁重的学习、电子产品的低龄化使用,大大提高了学生近视的几率,每次招飞干部到学校教室,看到水汪汪的一片大眼镜时都倍感压力。能考上一本的学生大部分都出自较大城市的省重点高中,受社会导向、家庭环境的影响,这些学生并不把报考军校作为首选,而其它县、市普通高中教学水平低,学生要达到一本线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但往往越是用功学习就越容易近视。

面对这样的情况,招飞中心精挑细选,在黑龙7502报名考生中,最终录取了前30名的学生。正是因为这次考试,来自尚志市的刘闯和其他四名考生才最终确定被录取。

 

四、攻克难关

201591,鹤岗市第一中学礼堂内,座无虚席。这一天是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鹤岗一中分校成立的日子!刘闯和他的同学们高唱着空军进行曲,这群少年们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仿佛那激昂的乐曲与铿锵的誓言已经融进了他们的血液里!他们暗暗下定决心,要成为全年级新生里最棒的!

鹤岗一中是黑龙江省排名第五的省重点高中,这里的老师上课知识点多、节奏快、难度大、扩展得深,这是为实现升学率,在常年教学实践中修炼成的看家本领。可航空班的学生,大多来自普通初中,学习习惯、文化基础和接受能力与一中普通班的学生相比都不占优势。而且为了突出定向培养,航空班学员还要开展航空特色教育,包含党史军史、共同条令、飞行原理、空中领航、军事体能等课程,每个学年都200个学时的教学和训练任务,而且是雷打不动的。

教学任务重、学员基础薄、升学压力大,这是航校成立之初面临的现实问题。北部战区空军党委对这项工作高度关注,经丁来杭司令员、白文奇政委批准,北部战区空军政治工作部积极协调省市教育部门就共同抓好学员培养进行深入调研,为学员量身定制了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少年天空”计划,组织爱党爱国之星、勤学精读之星、尚武强能之星、搏击长空之星、追求高尚之星“五星”评比,开展“追梦空天”“心系蓝天”“雏鹰展翅”等系列活动,从系好人生第一颗“扣子”开始,端正人生航向,校领导、班主任、队干部、任课老师在这群孩子身上倾注了满腔热忱,主课教师利用周六、周日无偿为航空班加课,学员队干部更是拿出部队管理的法宝,把各类军事体能训练穿插进行,保持学员强健的体魄,挑战赛、结对子、搞评比,激发斗志,培养军人作风,看到学生们每天的时间安排的满满的,教导员张乐也于心不忍,可为了实现这些少年飞行的理想,他必须用东北老航校学员学习航理的劲头要求他们……

冬季的东安天寒地冻,机场上坚冰厚雪,无法组织飞行,航校决定停训一段,集中精力补习文化。那是个新与旧体制理念大搏斗大裂变的时代,航校领导都是理想主义者,他们给学员也是给自己提出了严苛的要求:半年之内,数学从加减乘除学到三角几何,物理学要掌握基本概念,并尽可能学通飞行原理、飞机和发动机构造,掌握领航学、气象学等基本概念。任务如大山!难不难?难。上天难不难?难!上不上?上!

在那个时候,航校没有资本,学习是他们唯一的用之不尽的资本。

教员们深一脚浅一脚摸索自己的教学之路。先是实物教学,刺激兴趣,建立信心,随后是补习文化。教材也是边收集边编写边使用。由于条件所限,空勤地勤,大班小班,这课那课,穿插变化,随时改进,拼花组合。

那段时间,学员们简直就是生活在概念中,“头发上都沾满了概念”。每天8小时数学、物理、几何课,晚上要做大量习题,做不完不睡觉。由于进度快,能弄懂最好,弄不懂先吞到脑子里,然后慢慢消化吸收。走路,吃饭,如厕,一个个聚眉凝神俨然思想者。几个人凑在一块如同哲学家,探讨这探讨那,争个不休。有的把公式写在手上,有的口袋里装满字条,吃饭时也拿出来背,恨不能拌在饭里一口吞到肚子里去。睡觉做梦也是满脑子的代数、物理、几何,说梦话嘴里往外蹦概念,有时早上翻身坐起,开口就同临床争辩。大家把学习想象成打仗,不信自己经历过战火纷飞连死都不怕还怕这些公式定理,他们把各学科当作敌人阵地,又从中分出一个个据点暗堡,端着枪揣着炸药包喊着往上冲,一个劲地往上冲,发誓要“狠冲猛闯,攻下文化堡垒;勤学苦练,突破理论难关”。

虽然大家学习热情高涨,但基础薄弱的学员们依然十分吃力。有一次,当教员讲到流体力学中的“柏努利定律”时,教员讲得满头大汗,学员听得大汗满头。课后当大家互相问学得怎么样时,有的学员幽默地回答:“很好嘛,柏努利,柏努利,真是‘白努力’!”还有的说:“学理论真比打仗、攻碉堡还难呀!”这些困难,使有些学员产生了畏难情绪。

为了打赢学航理这一仗,航校从学员的实际文化水平出发,在学员学习航空理论前,先安排三到六个月的文化补习,学习基础课程,把学员的文化程度提高到初中二年级的水平。在教学方法上,提倡启发式和形象化教学,发动教员自制模型教具,使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抽象的原理具体化。比如,教员在讲解压缩空气混合原理的时候,自制了一个把旧警报器的空气压缩部分和汽化器连在一起的实验设备,通电演示后,学员们一看就明白了;讲解油路系统原理时,用吸香烟吹入导管的办法,配合图形讲述油在导管中流动的情况,使学员一目了然,印象深刻;讲授飞机设备课时,把报废的飞机部件、发动机、仪表等搬进教室,对照实物,讲解结构和基本原理;讲授空速表时,让学员自己拆开仪表,吹气使模盒涨缩,观察指针的转动。这样,学员们很快就懂得了空速表所以能准确指示飞行速度的道理。同时,在整个教学活动中,还引导学员自愿结合,成立互助组,互帮互学,要求文化程度高的、领会快的学员,当“小教员”,辅导文化低、领会慢的学员,实行兵教兵,从而提高了学习效果。这一系列措施和方法的采用,提高了教学效果,从而调动了学员的积极性。课堂上,他们集中精力听讲,认真做好笔记,课后争分夺秒地复习。由于措施得力和教学双方的共同努力,学员们学习普遍进步较快,航空理论这个堡垒终于被拿下了!

在军地双方的精心培育下,航空班在第一学期期末考试中异军突起,冲入前列。全校的师生都惊讶于航空班的成绩提升得如此之快,大有赶上尖子班的趋势。除此之外,学员们全面素质的提升也是有目共睹,在航空班开展的“五星”评比活动中,盛海峰、李西宁、李炳奇、王世辰、刘闯等学员成为了大家眼中的“明星”!现在,每当他们的队列步伐矫健、昂首阔步地走在校园里时,都能吸引一片羡慕的目光。

 

五、我心飞翔

201598学员刘闯引来了更多羡慕的目光,他将作为鹤岗分校的学员代表参加空军在长春举办的航空开放活动,他能够跟“神六”宇航员聂海胜、试飞英雄李中华等仰慕的明星零距离地座谈,并参加“我的空天梦想”主题演讲比赛,评委团是来自全国16所航空学校校长组成的,刘闯感到压力山大,他抽出整个周末准备演讲稿,在沿着图书室书架查找资料时,一本《碧雪蓝天——东北老航校风云记事》引起了他的注意,整个下午他都沉浸在那段艰苦卓绝的历史中……

当年的老航校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起来的,所用的都是日本侵略者撤离后遗落的破旧飞机和航材。老百姓不认识,又对日本人恨之入骨,就把航材都拆下来当了边角料。老航校人就像收垃圾的一样,一边搞宣传,一边从百姓手里和废弃洞库里搜寻航材。从194510月到19465月,老航校人在被日本侵略者摧残过的黑土地上到处奔走,仅半年时间,足迹遍及东北三省的30余座城镇和50多个机场,共搜集到各种日式飞机120多架,航空发动机200多台,油料数百桶,酒精200多桶,各种机床设备等物资2800多辆马车。这些成果,为航空学校的诞生和发展,奠定了物质基础。

航校成立后,物资的匮乏依然是最大的困难,但这没有挡住航校的前进步伐。没有飞行服,就穿军衣飞行;没有飞行帽,就自己动手用帆布做成简易帽;没有安全带,就把麻绳捆在身上;没有风镜,就用普通玻璃磨制成风镜;没有降落伞坐垫,就用布袋子装上稻草代替;没有航行图,就用白纸画,在心里背;没有航空时钟,就用手表代替,有的同志还在腿上绑了个大闹钟,称为“航空腿表”;飞机缺少零部件,他们就东拼西凑,把几架同型号飞机上的器材集中使用。没有初级教练机,就打破常规,越过初、中两级,直接上“九九”式高级教练机训练。

设备短缺还造成了“三种排队”现象:一是排队用小油桶给飞机加油,因为没有加油车,就用小铁桶排着队一桶桶的灌;二是排队给飞机轮胎打气,因为没有冷气瓶,就由许多人排着队用自行车打气筒打气;三是排队摇惯性起动机,因为没有起动车,飞行前大家就轮流用手摇摇把启动飞机的发动机。

更严峻的问题是没有航油!随着学员人数不断增多和飞行场次强度的增加,油料消耗量也越来越大。本来搜集到的汽油就少,再加上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已所剩无几了。没有航油的航校就如同断了奶的新生儿。为了克服这一困难,航校人群策群力,大胆地提出了用酒精代替航油。这个办法日本人曾经做过实验,结果是摔死31人也没有成功,如果航校继续搞,无疑会有很大的风险!但要继续飞行就必须破解这个“死穴”。航校人遵从科学规律,在飞机上一次次试验,从试车到滑行,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和改进,终于达到了预期效果:当酒精纯度提高到95%,喷油嘴口径增大为2.5毫米,同时调整进气阀、排气阀的间隙和点火位置时,发动机的最大转速为每分钟2030转,就可以达到飞行要求。

万事俱备,最关键的一步是空中试飞。本来就是“老爷飞机”,又是用没有成功经验的酒精去试飞,没有高超的飞行技能和不怕死、不信邪的英雄气概是无法实现的。谁上?我上!大家把执行这个任务视为无上光荣,请缨的手臂举若森林。航校领导经过慎重考虑,把任务交给了飞行经验丰富、综合素质好的白起。1946年9月初的一天,牡丹江畔的海浪机场上汇集着情绪上的紧张、疑虑和预期的欣悦、激昂。空中试飞开始了,白起作了精心准备后,信心百倍地走向停机坪,登上了油箱里装满了酒精的飞机。在千百双充满着希冀和关切目光的注视下,他麻利地开车、滑跑、加速腾空而起,飞向了蓝天。望着飞机后面拖着的一股长蛇般浓浓的黑烟,人们的心都提到了喉咙上。不一会,隆隆的马达发出了均匀的轰鸣声,机尾后面拖着的烟雾也渐渐消失在远方。飞机上升、下滑、平飞、转弯……一切正常,试飞成功了!人们长长地舒了口气。当飞机平稳地落在“T”字布旁时,人们纷纷拥上去,欢呼雀跃。老航校人创造了酒精代替航油这一世界航空史上的奇迹!这再次表明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断中国共产党人开创航空事业的梦想!

岁月已然成为长歌,而现实依然精彩。合上书页,刘闯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也即将成为一名飞行员,成为人民空军英雄团队中的一员,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们应该怎样弘扬老航校精神,去追求搏击空天的梦想呢?他把书中序言里的一段话,工工整整地摘抄在日记本里——“建设强大人民空军是党和人民的不懈追求。现在,历史的接力棒传到了我们手中,我们必须承担起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责任,以只争朝夕的紧迫意识、责无旁贷的担当精神、搏击空天的凌云壮志,加快空军现代化建设步伐,凝聚起建设强大人民空军的磅礴力量。”

2015912日,刘闯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一次起飞——他跟其他16所青少年航校的代表乘坐军用飞机去参观抗美援朝的王牌师——空一师。来到一师某团一大队,英雄飞行员李汉的雕塑矗立在学员们眼前,他那坚毅的表情把学员代表们带入了硝烟弥漫、血撒蓝天的时空。

人民空军从东北老航校走来,孕育于革命战争年代,创建于新中国成立之初,在血与火的洗礼中发展壮大,特别是在抗美援朝空战中,年青的飞行员们在喷气式飞机上的飞行时间只有十几个小时,面对有着上千小时飞行时间,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美国“飞行油子”,年青的战鹰发扬“空中拼刺刀”精神,同强敌进行殊死搏斗,创造了世界空战史上的奇迹。他们中有首战歼敌的李汉、击落击伤9架敌机的英雄大队长王海、击落美国空中王牌戴维斯的战斗英雄张积慧、创造“一战四捷”辉煌战绩的刘玉堤、首创夜战歼敌的侯书军、“空中黄继光”孙生禄,抗美援朝中令美国空军闻风丧胆6名特级战斗英雄中,有5名来自东北老航校……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正值少年的人民空军取得了击落击伤敌机425架的辉煌战绩,涌现出了6名一级战斗英雄和12名二级战斗英雄,是他们把不畏强敌、勇往直前、压倒一切的精神写在了云海高天上!但同时,有116名飞行员献出了他们年轻而宝贵的生命,是他们打出了新中国的尊严,赢得了世界最强大敌手的敬畏。西方媒体惊呼:“中国空军几乎在一夜之间成长起来!”

中国共产党人的第一条起飞线画在了这里,从这里迈出了人民空军成长的足迹;我们依然守卫着这片创造“米格走廊”神话的天空,人民空军用奋勇作战、无坚不摧的英雄气概,划出第一道令侵略者胆寒的铁翼铮鸣。人民空军从这里起飞,这里是人民空军成长的摇篮,“红心向党、艰苦创业、开拓新路、飞向战场”的东北老航校精神在这里孕育,挺起了空军精神的脊梁。

在飞机返回的途中,刘闯凝望着窗外辽阔无垠的天空,在这一片蔚蓝里留下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又寄托着多少自由飞翔的梦想!此时写在日记本里的那几句话,已经深深地印刻在他少年的心中。

 

尾声

历史真的很精彩,让现在告诉未来。在与航空班少年们畅快的交谈后,我结束了在鹤岗一中的行程。返回路上,夕阳映红了天边的云朵,湛蓝的天空上一队大雁排成人字,从层峦叠嶂的红松林上飞过,回想起几天来的所见所闻所感,回想起少年们那充满希望的目光和天真烂漫的梦想,我不禁在心中轻轻吟唱:

 

少年,少年,少年的天空

朵朵白云,乘着七彩梦想

翻转俯冲,天地纵横

坚定而执着

太阳的光辉,指引我前行

 

少年,少年,少年的天空

点点繁星,伴着银河舞动

纵身飞跃,刺破苍穹

英勇而无畏

我要摘下那颗最亮的星

 

是谁映红天边的彩霞

是谁勾勒出山河如画

给我插上青春的翅膀

追梦空天,启航出发